回应称被骂醒,一种观点是将公务员加薪与公务员腐败联系起来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微博]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基层公务员非常辛苦,收入也比较低。中央高度重视,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研究。我国公务员职务工资从2006年以来一直没有上涨,解决工资上涨问题有着迫切需求,毫不含糊地讲,应该为公务员涨工资。对此,社会各界应该达成共识。(3月10日中国网)

摘要:
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关于“上调公务员工资”的建议引来一片热议。一边是公务员为收入低“吐苦水”,一边是公众对其“优厚福利”大“吐槽”。昨天,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
…哭“穷”。近日,全国政协委员何香久关于“上调公务员工资”的建议引来一片热议。一边是公务员为收入低“吐苦水”,一边是公众对其“优厚福利”大“吐槽”。昨天,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公务员局党组书记兼副局长杨士秋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务员工资应该上涨,目前中央已责成有关部门调研。他同时表示,公务员的灰色收入也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热点回应工资上涨有着迫切需求杨士秋表示,基层公务员非常辛苦,他们处在第一线,同时由于职级层次决定其收入也比较低。中央对此高度重视,责成有关部门进行调查研究。目前正在全国进行公务员职务职级并行的试点,试点成熟后可能会全面推开。杨士秋表示,我国公务员职务工资从2006年以来一直没有上涨,解决工资上涨问题有着迫切需求。“毫不含糊地讲,我认为应该为公务员涨工资。”杨士秋说,不解决这些问题,基层工作肯定受影响,对此,社会各界应该达成共识。杨士秋呼吁民众,应客观理性看待公务员涨工资的问题,不能把少数腐败看成整个公务员队伍的腐败。另外,部分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但这也不能把该现象与整个公务员队伍特别是基层公务员队伍收入低混谈。灰色收入应通过一系列措施解决,但公务员收入低的问题也要解决。北京落点未考虑上调公务员工资昨天,北京代表团召开全团会议,会后北京市常务副市长李士祥接受采访时表示,尚未考虑上调公务员工资。李士祥表示,目前很多人都呼吁上调公务员工资,但这个上涨问题很复杂,资金虽然不是主要问题,但制度是主要问题。另外还有审批程序,国家六部委都有文件,公务员的津贴、年终奖都要按照程序上报审批,监察部、财政部、人力社保部都要审批,这个事情是制度设计,所以说不是轻易能够调整的,一定要系统地研究,按照程序来办,目前没有研究这个计划。123
/ 3 页下一页

图片 1昨日,在接受采访时,何香久强调,大多公务员[微博]是勤勉工作的。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称,他将向大会提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中国公务员[微博]的工资,尤其是基层公务员群体的工资。何香久说,在2006年-2013年间,公务员的级别工资共涨了4档一级。以一个正处级干部为例,其级别工资总涨幅约为37.2%,平均年增长4.7%,而同期,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累计增长了74.8%。(南方都市报3月2日)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将向大会递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随后,两万多人迅速跟帖,铺天盖地的骂声让人惊讶;现在,官方声音一出,貌似已经不能用“炸开了锅”来形容如此“盛况”了,甚至有评论调侃:公务员涨工资就是一出定好了结果的电视剧,早已经板上钉钉,只等民众“理解”,达成“共识”罢了。如此调侃着实啼笑皆非,试问,基层公务员加薪究竟动了谁的“奶酪”呢?

何香久:别让公务员为少数腐败者埋单

现实语境下,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的提案符合公务员群体的期待,可并不讨社会公众的喜欢。因为公务员涨工资已经不单是公务员群体的事情,而是整个社会关注的焦点。

  公务员常常被冠以“金饭碗”“金领”的称号,社会地位高,工作轻松,性价比一流成为了多数人眼中公务员行业的显著代名词,然而,公务员行业真的犹如众人所想象的那样吗?“一杯茶、一叠报就是一整天”真的就是公务员生活的如实写照吗?基层公务员有怎样的心酸和苦楚呢?

全国政协委员“建议给公务员大幅涨薪”提案挨万人骂,回应称被骂醒,应改变公务员形象

在公务员加薪的问题上,存在着两个误区。一种观点是将公务员加薪与公务员腐败联系起来,一提起公务员涨工资,马上就联想到公务员腐败。认为公务员在工资之外还有许多隐形的福利,再加薪就拉大了收入差距。另一种观点是认为公务员工资已经足够高,没有加薪的必要。然而公务员工资水平究竟如何?人们往往是人云亦云。或者说公务员高收入这个结论更多的是出于一种习惯质疑。

  2012年,绵阳一基层硕士公务员吐苦水,自曝收入低,压力大,政治学习几乎都是打麻将喝酒,2013年网上一则“公务员升迁之路”更是引发社会广泛讨论,中国公务员升迁之路共分8级,要想从普通科员爬到顶点的省部级,最快也要30多年,几率只有5万分之一,要是“无钱”“无背景”升迁之事可谓“难于上青天”;同年7月,四川一28岁副镇长主动辞职,甚至坦言道:“工作无非是谋生的手段,要么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水平,要么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或者更好的是两者皆有。而自己呢,两者都没有实现。”一个看似前途大好的副镇长,一封简简单单的辞职信,一个一个被爆出的基层“潜规则”,在让社会大众大跌眼镜的同时,更伤痛了基层公务员的心。

一份建议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2万多网友跟帖”。最初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何香久很伤心,“我不怪那些网友。他们骂醒了我,让我意识到,现在群众和公务员这个群体之间的对立情绪有多严重。我们必须要改变自己的公众形象了。”

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何香久先生的提案未必会引发社会公众的共鸣,但公务员加薪却是一个应该可以公开讨论的公共议题。无论是对于公务员群体,还是质疑公务员收入高的群体而言,这样的讨论应该说都是有价值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公务员加薪之所以成为敏感的社会话题,本身就是因为缺少一场关于公务员该不该加薪这样的大讨论。

  基层公务员的辛苦也许是鲜有人知的,他们涉及的工作可谓是实实在在的“点宽面大”,夏天防汛,冬天防火,信访维稳、秸秆禁烧、经济发展、计划生育,一个个“一票否决”犹如悬在脑袋上的利剑,随时随地就能让他们“饭碗不保”,稍不留神,也许就“身陷囹圄”了。“5+2”、“白+黑”几乎是基层公务员的工作常态,也许一个短信、一个电话就能让基层公务员计划的假期全部泡汤,基层公务员也有家人,也需要享受天伦之乐,陪陪孩子、父母,如此都难以满足,这样的心酸谁能看到?

两会还没开,何香久已成“热点人物”,网上骂声一片。

现在有一种比较带有普遍性的观点是,公务员收入已经足够高,公务员不该涨工资。可这种观点的依据是什么?我们无从知晓。对于公务员群体也一样,政府要想给公务员涨工资,理由是什么?公众也无从知晓。而且公务员的工资又不属于信息公开的范围。一边是公务员群体抱怨工资低,一边是社会公众质疑公务员收入高,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公务员涨工资要想形成共识就变得非常困难。公务员加薪的诉求在公众的习惯性质疑面前,只能是一次次地流产。

  公务员的薪水真的和传闻一致?2006年工资改革后,按国家公务员工资标准,以普通科员为例,职务工资380元,级别工资380元,加上补贴、所有福利不过2500元,试问,在现在物价普遍上涨的社会,这样的待遇算得上是高薪?基层公务员也是上有老、下有小,也需要正常的衣食住行,难道还没有加薪的必要?

原因很简单。3月2日,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何香久将向大会递交提案:建议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

从湖南冷水江公务员工资的被公开,到各地公务员对工资的吐槽,以及身边公务人员的感触,应该说公务员加薪的诉求比较强烈。然而公众对公务员收入水平的质疑同样强烈。大幅提高公务员工资的提案未必妥当,但作为一项公共议题,的确有讨论的必要。

  现在,社会上下大兴节俭之风,公务员过“紧日子”成了常态,可是“紧日子”不是“苦日子”,不是要求公务员们不食人间烟火,更不是要衣衫褴褛、朝不保夕,公务员也应该保障基本的福利待遇,也需要共享社会发展的成果,更需要理解和支持,公务员加薪不会动了谁的“奶酪”,反倒是公平性的一种体现,是社会进步、公众认识趋于理性的体现。若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昨日下午,在政协会议文艺界别的小组讨论间隙,何香久向新京报记者解释,他建议的是“给基层公务员逐步涨工资”,可没想到,媒体报道成了“给公务员大幅涨工资”。

  文/晟达者

何香久强调,大多数公务员,是勤勤恳恳工作,没有灰色收入。“不能让广大公务员为少数腐败分子埋单”。

■ 对话

何香久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沧州市政协副主席、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加薪提案”

我没说要给所有公务员加薪

新京报:能再聊聊你那份给公务员涨薪的提案吗?

何香久:这两天,我挨了不少骂。甚至有网友说,昆明的暴徒,应该先把我给砍了。其实,他们误会了。

新京报:怎么讲?

何香久:我的提案,写的是关注基层公务员,就是在基层工作的普通公务员的工资状况,要给他们逐渐增加工资。我没有提大幅度,也没有笼统地说,该给所有公务员都涨工资。

新京报:你的意思是媒体误读?

何香久:当时媒体的报道,可能没有提基层公务员,又加了个“大幅度”,所以引起了一些网民的意见。

相关文章